新京報訊(記者 劉臻)6月27日,新京報記者從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獲悉,中國社科院研究員,著名翻譯家、戲劇評論家童道明,于2019年6月27日上午9時,在中日友好醫院逝世,享年82歲。據童道明學生、社科院俄語文學研究專家劉文飛透露,童道明先生前兩天就因病入院。

  童道明1937年生于江蘇省江陰縣,1956年赴蘇聯留學,在校期間因寫作學年論文《論契訶夫戲劇的現實主義象征》受到導師賞識,自己的學術興趣也轉向戲劇文學;1962年在《文匯報》發表第一篇學術論文《關于布萊希特戲劇理論的幾點認識》。

  1963年后開始,童道明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工作,先后擔任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等職,是中國作家協會、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。

  1978年后,童道明開始發表戲劇、文學與電影、電視方面的評論文章,他的戲劇評論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是非談》、《梅耶荷德的貢獻》等,受到了戲劇界的廣泛關注。

  1996年起,童道明嘗試劇本創作,2009年發表并上演《賽納河少女的面模》,這是一部通過紀念學者、詩人馮至,表現經歷特定歷史時期后中國優秀知識分子生命風光的作品。

  童道明先生還是中國戲劇界公認的契訶夫研究專家,其劇作力圖表現契訶夫、曹禺兩位戲劇大師的戲劇精神,以“傳承人文精神和悲憫情懷”為特色,在當前戲劇創作中別具一格。

  【童道明與契訶夫】

  一生不忘恩師囑托

  童道明22歲那年在莫斯科大學選讀了契訶夫戲劇班,指導老師是拉克申,后來成了蘇聯著名的學者。童道明仍然非常感謝拉克申的知遇之恩,他回憶“當年上到大學三年級時,我因為身體原因不得不放棄學業回國治療,臨行前拉克申老師對我說‘希望你回到中國之后,不要放棄對契訶夫和戲劇的興趣。’這句話對童道明影響很大,決定了他畢生的學習方向“契訶夫和戲劇”。

  八十歲開始寫公號

  童道明眼中契訶夫是個謙虛的人,這不僅是因為他在哲學理念上接近謙卑,而是他從來不以自己是個大作家自居。童道明認為學習契訶夫應該從他的簡潔開始,因此長期以來他發表文章都有對字數控制的自我要求——稿件在報紙上發表要在1500字以內。去年童道明開設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,但同時也給自己定下了一條規定,每篇文章最多不能超過400字,一年間童道明在自己的公眾號上已經發表了許多文章,但每篇字數均在標準內,他認為這樣嚴格的要求也是自己學習契訶夫最直接的方法。